新招!瑞典租用豪华游轮安置难民|难民|移民

深圳公安局长支招:可让警察下班把警车开回家

原标题:深圳滑坡目前唯一获救者:想着英雄联盟就有了活着的动力

被埋67个小时后,田泽明被救出。他是深圳滑坡事故中,目前唯一获救者。与他一起逃生的工友,在他身边死去。“我知道我是目前唯一幸存者,我又高兴,又有点不高兴。”

田泽明被搜救人员救出。

田泽明被搜救人员救出。

滑坡发生时,在五楼宿舍睡觉的田泽明,几秒钟之内被泥山吞没了。

接下来是67小时的黑暗——一把椅子顶住了半截水泥板,救命倒三角。

遭遇灾难不到半小时,田泽明就受到新的打击:和他一起被困的室友曹建鹏没了声息。

21岁的田泽明是重庆巫山人。他初中毕业一年后就外出打工,辗转上海、江苏等地,两个月前刚刚来到深圳。

不幸之中有万幸,黑暗中田泽明摸到了半瓶矿泉水、一大包绿瓜子、一打口香糖、一两份像柚子的小水果、六包感冒冲剂。

这些水和食物帮他坚持到获救。

五天前深圳那场举世瞩目的滑坡,现已致75人失联。田泽明是首位获救者,也是截至目前的唯一一位获救者。

“我就知道我一定可以出去。”回忆被困的两天多,田泽明总结,灾难中能让你自救的,有运气、心理、科学的方法,最后是意志力。

田泽明正在深圳第二人民医院ICU病房观察和治疗。受访者供图

田泽明正在深圳第二人民医院ICU病房观察和治疗。受访者供图

事发

“我在5楼,被泥山吞没了”

剥洋葱(微信号:boyangcongpeople):事发前一刻,你正在做什么?

田泽明:那几天刚好在上夜班,很困,当天早上8点开始,我和工友曹建鹏一直在宿舍里睡觉。11点25分左右,车间主管打电话,说楼塌了,快跑。转头一看,隔壁那栋宿舍楼瞬间就没了。

剥洋葱:在你的视野里,你所在的楼发生了什么?

田泽明:当时眼前全部都是红色的泥土,形成了泥山。以前都是楼的地方,全部都被泥山吞没了。

剥洋葱: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?

田泽明:我以为是海啸了。当时我们在5楼,拉起工友就往宿舍门口跑。才跑了两步,突然就陷下去了。当时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躲,我们只能蹲在宿舍门口的墙角,听天由命。

剥洋葱:怎么会想到是海啸?海啸波及深圳的可能性极小吧?

田泽明:我读书比较少,觉得深圳离海比较近,所以第一判断是海啸。

剥洋葱:当时意识出现问题了吗?

田泽明:没有,当时刚睡醒,感觉特别清醒。

剥洋葱: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被困了?

田泽明:就在四五秒钟之后,再没有固体物掉下来,我就知道我们被埋了。

生死

一起被埋的室友没声了

剥洋葱(微信号:boyangcongpeople):还能回忆一下你当时所处的位置、境况吗?

田泽明:就在509宿舍的门口。我的双腿都被门板给压住了,曹建鹏就在我左手边几厘米的地方,很近,他好像是被掉下来的横梁压住了,横梁也擦伤了我的左臂。我头顶上好像有半截水泥板,被一把椅子卡住了,刚好形成一个倒三角。

剥洋葱:这个倒三角的空间有多大?

田泽明:非常小,根本不够两个人活动。里面都是黑的,没有光,什么都看不见。但有空气,可以呼吸,可能是土埋下来的时候有空隙。要是没空气,我早挂了。

剥洋葱:有求救吗?

田泽明:有,逃跑时我带了手机,给主管打了电话,但无法接通。被救后,和主管联系,主管说他接到我的电话了,但是没声音。我也不确定当时电话有没有打通。

剥洋葱:被困住后,你觉得自己过了多久才冷静下来?

田泽明:就是在所有固体物都静止以后,大概也就是十几秒之后,我就冷静下来了。

剥洋葱:冷静下来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?

田泽明:先检查自己有没有受伤。可以感觉到我的左右脚被压住了,腿和手有点摔伤,左臂也被压伤了。检查之后还算放心,其实也没多严重。我尝试过把两只脚都抽出来,但没成功。

剥洋葱:曹建鹏的状态怎样?

田泽明:我自己检查完之后,我问他,你受伤了没有。他说,腿被压住了。我说,我也是。过了一两分钟,我听到上面有余震,他应该也听到了。他问我,上面有动静,是不是来救我们的。我跟他说,救援没有那么快,你别动,(灾难)还没结束。说完这句话之后,他那边就没有回应了。那个时候我看了一下手机,是11点40分左右。

剥洋葱:之后你说话他都没有再回应?

田泽明:没有。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受了重伤,失血过多。当时我没敢多想。就是坚定地想,我一定要活下去。

求生

“吃6包感冒冲剂补充能量”

剥洋葱(微信号:boyangcongpeople):接下来你做了什么?

田泽明:手机只有20%的电了。我先关机,留着之后肯定有用。然后就以双脚作为圆心画圆,摸索着找吃的,居然摸到了半瓶矿泉水,一大包绿瓜子、一打口香糖、6包感冒冲剂、一两份比较像柚子的小水果。那时嘴里都是灰,水果具体是啥都尝不出来,摸起来形状像柚子。

剥洋葱:把感冒冲剂也吃了?

田泽明:摸到感冒冲剂时,心想这东西会不会有毒,能不能吃。尝了一小口,发现是甜的。既然是甜的,就能补充能量,我就把它吃了。

剥洋葱:发现这些东西,是不是心里有底了?

田泽明:挺兴奋的。知道有了这些,我肯定死不了。

剥洋葱:当时有想过你要在下面熬多长时间吗?

田泽明:想过。当时还是抱一个希望,因为我们所在的位置比较高,即使往下陷也不会陷几十米深。如果有人来救,我肯定是第一批或第二批(获救者)。我坚信,不是72个小时,就是80个小时之内。曹建鹏那边没有回应,我跟自己说,只要坚持过这段时间,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。

剥洋葱:有详细规划这些食物怎么分配吗?

田泽明:想过。特别是水,只有小半瓶。最开始太渴了,有点冲动,一下子喝了好几口,后悔了半天。剩下的一半,实在渴了就抿一点。但这点水还是没能坚持到最后,后面有点渴得受不了。

瓜子和口香糖也有分配。但实际上,在里面根本感觉不到饿。难受、孤独的时候,隔三四个小时,抓几颗,往嘴巴里一塞,嚼半个小时。瓜子吃了会口渴,我不喜欢吃。被救出来的时候瓜子还有剩的。

剥洋葱:还有做其他计划吗?

田泽明:有,就是要保持体力。最开始的一天我也没求救。我知道(外界救援)应该没那么快。

坚持

“再过24小时,我还能坚持”

剥洋葱(微信号:boyangcongpeople):被困住时,还有时间的概念吗?

田泽明:手机有电的时候,是有明确时间的。第二次开机是晚上八九点了,我想拿着手机打着光再找点感冒冲剂,但没找到,手机也没电了。

之后的时间只能通过感觉。比如感觉冷的时候,就知道可能是晚上了;暖和一点,可能就是第二天了。不过这感觉不准,我在里面觉得已经度过了四五天,出来以后他们说我被困了(不到)三天。

剥洋葱:在这段时间,你的身体状况都有了哪些变化?

田泽明:受伤不严重,身体也没什么变化,就是隔一段时间会觉得很冷,我想应该是晚上了。

剥洋葱:当时你最恐惧的是什么?

田泽明:从楼塌下去到现在接受治疗,我都没有害怕过。我相信我的祖国,解放军一定会来救我的。这必须的。

剥洋葱:万一他们没来得及搜救到你这个位置呢?这也是有可能的。

田泽明:那我就继续坚持,坚持到他们来救我。我都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快把我捞起来,再过24个小时,我还能坚持。

人要是求生欲望特别强,会有很多办法。要是东西都吃完了,我会再去附近找一下,或许还会找到吃的喝的。那么我又可以活一两天了。人要给自己创造条件,不能在那里等死。反正我当时觉得,就这么死了,太不值了。

剥洋葱:中间有睡过觉吗?

田泽明:有,第一天晚上,没找到其他的感冒冲剂,手机也没电了,又觉得有点冷,我把那一大包绿瓜子当枕头睡了,足足睡了五六个小时。醒来不那么冷了,我就知道应该是白天了,一天又过去了。

整个过程中就睡了这么一次。之后我不敢再睡了,我怕睡了,万一晕过去醒不来,那不就死了。而且万一我睡着了,救援的人来了,他们都不知道我在这里,我就出不去了。

剥洋葱:实在困了怎么办?

田泽明:就闭目养神,想事情。尽力告诉自己不要睡着。想工作的事,想家人,甚至想打游戏。想到以前和朋友们一起打英雄联盟,就越想越精神,特别有活下去的动力。

剥洋葱:除了闭目养神,还做些什么?

田泽明:嚼瓜子和口香糖。

获救

“又高兴,又不高兴”

剥洋葱(微信号:boyangcongpeople):第一次感觉到你的上方可能会有救援行动,是你发现了哪些细节?

田泽明:感觉过了一天多吧,我听到头顶上有“呜隆呜隆”声音,我猜应该是救援的人在打钻。

打了差不多一天,我听到了挖掘机的声音,还有救援的人在上面指挥吼叫的声音。我特兴奋,知道他们来救我了。

剥洋葱:怎么确定救援是针对你的?

田泽明:最开始听到的时候确实是全面打的,应该是几个孔一起打。他们一会儿在我头顶正上方打,一会儿在左右打。那会儿我就知道,他们应该是不确定哪个方位有人。我要告诉他们我在哪里。

感觉他们已经钻到我头顶上那个半截水泥板的时候,我开始敲了。时不时还会吼一句,“有没有人呀?”但没有回应。我能听到他们说话,他们好像听不到我。于是,我拿起石块使劲在水泥板上敲了两下。

剥洋葱:他们发现你的具体位置了?

田泽明:他们钻了一会儿。我敲一下,他们钻一下。我又敲两下,他们钻了两下。这种节奏感来去几回,我就知道他们在配合我。我想我应该是被发现了。

剥洋葱:真正靠声音和救援者取得联系时,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?

田泽明:给我一瓶水,渴死了。当时腿有点麻,神志什么的都很清楚。

剥洋葱:从联系上到被救出来,是不是感觉特别漫长?

田泽明:是。从他们发现我到我被救出来,感觉有五六个小时。但后来听说其实只有3小时。

剥洋葱:67个小时,几乎就要过了72小时的黄金救援期,你觉得自己能生还,有哪些决定因素?

田泽明:一是运气,我是靠人品活下来的,在我被困的地方有那么多吃的,这就是我幸运的地方;还有救援很给力。

剥洋葱:你是目前所有失联者里面唯一获救的。

田泽明:我知道,所以我又高兴,又有点不高兴。

剥洋葱:通过媒体,对那些救援者说一句话吧。

田泽明:感谢解放军叔叔(哥哥),你们真的特别给力。

文|新京报记者张维 编辑李天宇

深圳公安局长支招:可让警察下班把警车开回家

最新文章
技术更多...
资讯更多...
运营更多...
图集更多...
下载更多...
商城更多...
推荐内容